忘记密码?

创文新行动奋进新时代

江门新闻 新闻 > 五邑动态 > 江门新闻

老乡代收工程款私自挪用 还款一拖再拖

新闻来源:江门台08月04日18:54 点击量: 字号: TT

关键词:发言人,公司,挪用

摘要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,不过最近市民章先生就找到了发言人,说他老乡帮忙收了工程款却迟迟不把这笔费用还给自己,就连最后法院判决下来了都还是拖着不还钱。

  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,不过最近市民章先生就找到了发言人,说他老乡帮忙收了工程款却迟迟不把这笔费用还给自己,就连最后法院判决下来了都还是拖着不还钱。发言人敬叔去了解过:

  章先生 : 今天我就过来这里找这个陈先生,收他欠我们的挪用公司的公款。

  章先生开有一家装修工作,2016年的时候,老乡陈先生会在外帮章先生的公司接单。

  章先生 : 他原来16年的时候,他在我们那里就做业务,(利用)职务之便。(他是你们公司的业务员?)也不能算是业务员,就是帮我们公司接了单,以我们公司的名义来做。然后我们就去做事,做了以后,就让他去那边代收那个款,之后呢他就跟我们说没有收到。没收到(之后)就过了很久,这个单(时间)就拖得很长。我就发现不对劲,就回来找,回来一查帐啊,就(发现)挪用了很多钱,然后我就(对他)说你自己写一份挪用了多少钱。然后他就自己写给了我。

  刚开始,章先生念有旧情,只要陈先生还清欠款单数目就既往不咎,谁知道陈先生就一拖再拖,一怒之下,章先生就把陈先生告上了法庭。

  章先生 : (一共多少钱?)一共,他当时写的是四万多,但其实远远不止这个数。18年的2月份判下来,让他给钱。然后初审他就不服,就上诉。最后上到中院,终审了,就是维持原判,他必须要把这个款给我,利息还要加倍给我。然后去年(一直没给钱),我就一直找法院,法院就去了一次,就是调解,让他给钱,结果他就同意一个月给你一千块钱,一共五万块钱,然后就拖到后来也就给了一个月,他就不给了。不给了呢,那份协议上写了,如果到期没给,这份协议就作废了,就等于说不算数了,然后就我一直追了好多次法院。然后法院这边就说,他明显没有财产。(其实)他把所有的财产全部挪走,名下说白就是两个空壳公司(他自己个人名下是没有的?公司也不是他做法人?)对,是他妈,他妈今年80岁了。

  对方喊冤   声称该笔款项是工资和分红  

  章先生说,陈先生这两年一直不还钱,但是却开了装饰公司,这实在讲不过去。章先生只好不时去陈先生所在公司“讨债”。章先生说,除了他,这个陈先生还欠了不少人的钱,采访当天,就有好几个人一起上门找他。

  章先生 : 刚刚有一个,也是过来找他追钱的,刚刚我一进来,他就气势汹汹的说陈先生呢?人呢?我说没看到人。我们一直在找他,好多人在找他,最少有十多个人了。

  敬叔于是跟章先生去到陈先生的门店,只见大门已关,店门口聚集了6、7个人,章先生说,这些人都是来“讨债”的。

  章先生 : 难受啊,我们大家都等着用钱,比如像今年的疫情大家都这么难过(你要找到他本人才行啊)早上是开门的,工人已经出去干活了,开着门的,我们八点钟到这里。

  敬叔提议电话约一下陈先生,希望能够争取机会大家坐下来协商。不过对方就表示,他没有欠钱,只是拿回自己“应得的工资和分红”。

  陈先生 : 从16年6月份开始,我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公司没有财务,财务走了他也不请。然后一直到年底公司分红不给我结算,然后我平时就是靠从他那借点钱过日子,然后他现在拿了一个结款单,说我欠他的钱,问他我还有多少钱的工资,多少钱的分红,他说要算清楚才知道。

  社区发言人 敬叔 : 你有根据吗?你有(证明)百分之二十(股份)的合同吗。

  陈先生 : 有啊,他跟我签了,私底下签的(可以过来坐下来,把它说清楚好不好?)反正就从劳动法上来讲,他也欠我16年7月份到年底的工资和分红。但是你说要我有章有据的,我现在证明不了了,因为是16年的事情,已经三四年了。从法律的角度讲,他起诉是起诉赢了,但是天经地义的他欠我的工资没有给我。

  对方两次爽约  调解未能成功  

  听到陈先生叫冤,敬叔就认为,既然如此,就更应该通过协商或者法律途径解决,拖着不还钱,是于事无补的。

  社区发言人 敬叔 : 陈先生你讲的你有证据,那你面对面过来,把这个事情讲清楚吗?

  陈先生 : 我现在在工地上干活我走不开,我也不想为这个事情耗太多时间。

  社区发言人 敬叔 : 不想浪费这个时间不行的啊,法院判了,你要出来把它说清楚才行啊。

  陈先生 : 法律是判了,判了我欠他的钱,他可以找我,法律也可以找我,我有钱给我就给,付不起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社区发言人 敬叔 : 先生你觉得你是冤枉的,你也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啊,现在他拿着法院的判决书,确实从法律上界定你是应该付钱给他啊

  陈先生 : 但是在别人的公司谈这个事,不合适。(没有别的公司啊,这个不是你的公司么?)怎么可能都是我的呢?我有那么大的能力吗?我只是有(现在公司的)百分之30的股份,我跟他(章)是私人恩怨。(可以选择到我们这个调解室来)哪个调解室啊?那就约个时间咯,我看一下啊,明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吧。对对对,可以,没问题。

  经过劝说,陈先生答应第二天去到调解室调解,但是后来跟班记者接到陈先生电话,说临时有事需要另找时间调解。不过到了约定的时间,陈先生就表示,“不调解了”!

  跟班记者 福英(电话采访) : 我们上周不是说明天去调解室调解吗?现在想跟您确认一下时间。

  陈先生 : 我现在已经找律师上诉了,这个事情调解不了的,他那种人没法沟通的,带着不三不四的人到我那边又去了两次,我感觉已经跟他没法沟通了。

  章先生表示,接下来会继续通过法律途径追索欠款。

  一码事归一码事,既然法院判决下来,陈先生就应该执行判决结果,归还款项。至于声称被章先生拖欠工资和分红,也可提供证据,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追讨,好过打“口水仗”而一再推诿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20200804新闻速递

下一篇: “采摘经济”助力乡村振兴 醉了游人乐了农户

列表页广告
侍卫长

版权所有 © 江门市广播电视台 | 新闻内容监督电话:0750-3658080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新闻爆料热线: 广告投放热线:0750-3078993

地址:广东省江门市发展大道178号新广电大楼(邮政编码:529000)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官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50-3078105 举报邮箱:

粤ICP备11033131号